hit counter for tumblr
CPPS -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 Studies
  • Home
  • About Us
  • Events
  • Policy Areas
  • Publication
  • Resources
  • Be in The Loop
Election Watch

葉怡辰‧分離主義與反恐

Sin Chew Daily
1 December 2015

By Ms. YC Yap

近來駭人聽聞、令人髮指的菲律賓恐怖組織阿布沙耶夫於山打根的綁架案,使得菲律賓南部摩洛分離運動再次獲得關注。阿布沙耶夫組織始於1991年,其背景就是自1970年代開始組成的菲律賓摩羅民族解放陣線。“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恐怖組織的前身或許是極端組織,其前身或是具有強烈民族主義訴求與獨立訴求的政治團體。

菲律賓南部的摩洛分離運動的歷史淵源可追溯到16世紀西班牙在菲律賓的殖民時期對南部穆斯林的壓迫。後來,在20世紀初美國殖民西班牙時期加劇南部穆斯林與北部天主教徒的不平等待遇,為自20世紀中葉以來發展至今的摩洛人獨立運動埋下伏筆。

雖然目前菲律賓政府與南部的民族解放陣線達成了自治區的協議,但在菲律賓的分離主義運動卻已不幸成為了恐怖主義的溫床。

相對於成立初期幾千人的組織,阿布沙耶夫目前只剩下幾百人勢力大減,但依然在恐怖主義橫行的年代對菲律賓南部與東馬沙巴邊防以及人民形成安全威脅。阿布沙耶夫與哈里發國恐怖組織的聯繫甚至對東南亞的區域非傳統安全構成嚴峻的考驗。

值得注意的是,馬來西亞的邊境與印尼、泰國、菲律賓、文萊、新加坡接壤,除了菲律賓鄰近馬來西亞邊境有分離分子以外,馬泰邊境的泰國伊斯蘭叛軍問題也是需要被關注的分離主義案例。

世界不同地區的許多國家在近當代的歷史上都曾經歷過份離主義運動,不同歷史背景下的分離運動有不同的結果。分離運動多發生於二次世界大戰後殖民主義式微的時期,民族主義的抬頭使得殖民地紛紛獨立形成主權國家。和平分離的例子之一為當年脫離馬來西亞的新加坡,經歷戰火的分離運動如蘇聯解體以後的車臣。

由此可見,分離主義未必會形成恐怖主義。然而,對峙雙方的衝突與持續的對抗,以及和平對話與談判的缺失,則是極端主義甚至於恐怖主義產生的必要條件。從政治組織到恐怖組織的發展與演變過程中,或許就有可以阻斷趨勢惡化的機會,就像細胞在還未病變成為癌細胞以前還有治癒的可能一樣。

根據《Diplomat》雜誌此前的報道,馬來西亞與美國早在今年9月份開始反恐合作。馬來西亞正式加入美國主導的全球抗哈里發國(IS)聯盟,並同意與美國設立聯合信息中心(RDC3),這也許是加強東南亞反恐工作的一小步。

期許當局能夠深入研究發生在馬來西亞邊境的分離主義問題,進一步發現恐怖主義潛伏的影子。這樣才能截斷恐怖分子在本地發展的網絡或分離分子演變成恐怖分子的發展脈絡,及早做出邊界防務與談判的準備,才能避免類似的恐怖主義事件再次發生。(星洲日報/空山新雨‧作者:葉怡辰‧CPPS研究員)


View original article on Sin Chew Daily

Back to Top


Copyright © 2011 CPP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