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counter for tumblr
CPPS -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 Studies
  • Home
  • About Us
  • Events
  • Policy Areas
  • Publication
  • Resources
  • Be in The Loop
Election Watch

葉怡辰‧中國經濟與“一帶一路”

星洲网 
September 29, 2015


中國近30年來的經濟起飛及其深入到國際多邊合作機制當中的角色,而逐漸享有大國影響力與地位。面對美國的“中國威脅論”,中國持續強調“和平崛起”延續鄧小平時期貫徹的“韜光養晦、有所作為”外交策略。2012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逐步改變中國被動外交風格,上任一年便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帶一路”倡議。這是中國外交策略轉向的一個指標,從“韜光養晦、有所作為”轉向“合作共贏、共同發展”。“一帶一路”是經陸路與水路橫跨歐亞大陸的貿易經濟帶,沿線的東南亞、南亞、中亞、中東以及歐洲國家都是合作對象,而這將在未來深刻影響亞洲的經濟動向。

發展中國家看到機遇也必須瞭解“一帶一路”倡議並非僅是一項擴大外交影響力的舉措。中國外交策略轉向與其國內“產能過剩”的經濟結構轉型有密切關係。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快速從農業跨向工業,目前進行產業結構轉型邁向以消費驅動的增長模式。近年中國製造的鋼鐵與石化產品帶來污染與霧霾,產品價格持續暴跌反映產能利用率下降,長久如此將出現行業衰退現象。其中粗鋼、水泥、玻璃、船舶製造設施、化學纖維等都出現過剩危機。此問題已延續一、二十年,在2013年才被列為中國政府工作重點,值得注意的是“一帶一路”倡議也在2013年正式進入大眾視野。

2008年以來金融危機爆發導致國際發展形勢發生衰退現象,國際需求下降衝擊世界製造業工廠中國。若在“一帶一路”

倡議下沿線國家逐步工業化與城市化而擴大對外來商品需求,長遠而言成為“中國製造”出口地對中國有利。“一帶一路”

倡議是中國改善產業結構為其經濟瓶頸找出口的途徑。中國發展基金會報告指出應對中國產能過剩的對策之一為“抓住契機,積極能動實施第二波`國際產業轉移’”。“一帶一路”倡議正符合中國“產能轉移”需求,周邊發展中國家能直接消耗過剩產能,為中國產業結構調整提供空間。

彼時各國都想進入中國市場,此時中國想進入各國市場。

中國國家總理李克強指出“`一帶一路’倡議與有關國家發展規劃需相結合,積極開展國際產能合作和產業對接,實現優勢互補、共同發展。”配合“一帶一路”中國政府與民間企業已開始與沿線各國在不同層次圍繞貿易與基礎建設方面簽訂合作備忘錄,早前中國與馬來西亞“一帶一路工商界對話會”便簽訂7項合作備忘錄。“一帶一路”也將依靠國與國之間的雙邊與多邊機制進行多層次協商。從政府間的東盟10+3機制,到政府與民間對話的博鰲亞洲論壇,以致民間海外華人自發舉辦的世界華人經濟論壇,都是推動“一帶一路”進程平台。

中國在投資海外市場前會考慮風險,在東南亞除考慮產業對接也關注當地的排華情緒,因當地人對華裔的接納程度將影響中資企業長遠發展。東南亞為華僑華人聚居地,在文化語言上近似是吸引中國投資的有利因素。沿線國家擔憂中國會將環境污染與產能一同輸出。中國的環境在生態、大氣、水源、土壤方面都面臨嚴峻污染。若要讓“一帶一路”達到互惠互利成果,中國需積極解決其國內環境治理窘境,並加強企業規範以確保對外投資環境的可持續發展。

馬來西亞與東盟各國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倡議的沿線國家無法忽略中國開創的局勢。馬來西亞與東盟要參與其中除準備好自身產業對接條件,也應留意中國國內經濟發展現實才能預估風險與機遇。“一帶一路”倡議是基於國內經濟轉型需要制定的策略也是中國加強軟實力的舉措。若全面實施加深與各國合作,中國經濟將與世界經濟更密不可分成為“命運共同體”。

(作者為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PPS研究員)(星洲日報/言路‧作者:葉怡辰)


View original article on the Sin Chew Daily




Back to Top


Copyright © 2011 CPPS. All Rights Reserved.